公司动态
当前位置: 主页 > 公司动态 >

日本动画制作面临严重危机新番播放频繁延期

发布日期:2021-03-29 21:28

 

  近几年,日本动画延期播送问题频频出现,常常是播出一两集后开始断断续续地播放,包括当季人气作品《少女与战车》、《血界战线》等。

  10月8日起开始播放的TV动画《超自然9人组》于21日停止了其在Abema和GYAO等网站上的网络配信。(现已恢复)同时还有《长骑美眉》、《无畏魔女》因为“制作计划延误”而纷纷出现播放延期问题。

  针对这一反常现象,最近日媒专访了拥有30多年从业资历的《网球王子》、《Blood+》、《黑子的篮球》等系列的动画人设石井新治,以及另一位有着10年动画制作经验的不愿透露姓名的动画制作人(化名:进行桑),探讨延期播放现象的症结所在,以及由此反映出来的日本动画制作行业的问题。

  石井表示,和以前简单的动画制作流程相比,现在的动画制作和检查流程增加了很多环节,不管其中哪一个环节稍出问题,整个动画制作进程就会停滞不前,直接导致播出时间延期。可以说,动画制作工序复杂化是导致动画播出延期的直接原因。

  据了解,一部日本动画作品,从线稿到最终编集完成前后大大小小要经历至少20道关卡。首先是每话剧情的审核,cut确定后还要通过监督的初审,随后是作画监督、总作画监督的审核,到此为止才确定原画部分。之后还要经历一系列剧情复审、监督审核、上色、动画化、特效添加、动画摄影、样片制作、矫正重拍以及编集等流程,动画版才能最终出炉。

  1、业界对动画作品的质量要求提高了。随着动画制作技术的进步,从世界观的统一、动画角色的外形和动作设计以及机甲设计,到视觉效果、背景色调和后期特效等,为了提升动画质量追求的细节部分越来越多。于是整个动画制作流程更趋于细分化,从而制作工序也增加了。

  2、动画配音不得不配合声优的工作时间。日本动画多半都是在播出前提前制作好声优配音收录以及相关的音响演出。所以在动画出炉前,还需要制作一个草图动画提供给声优完成配音,之后还要通过后期处理重新做成正式播出时的版本。这也就意味着动画摄影工作要进行两回。

  另外,制作人进行桑还补充到,本来一回就能完成的工作现在需要做两次,于是1线年,即使在“动画摄影必须进行两回”的前提下,很多动画制作者尚能接受动画公司以单价形式支付薪资,毕竟那是一个制作报酬开的高并且优秀动画制作者云集的时代。然而现在很多动画公司已经无法进行有效的成本管控,于是能支付给动画制作者的单话报酬也变低了。

  “总而言之,动画制作过程中太多诸如二次动画摄影这样无用多余的环节了,如果能简化工序,制作负担也会随之减轻,制作人员经济上也会好过些。“

  2010年起日本每季的动画新番数量开始飙升,动画公司的工作量日益增加,很多动画制作团队陷入“追进度“的困扰中。

  像《长骑美眉》、《无畏魔女》这样,很多作品可能从开始就没有一个明确的工期规划,剧本和分镜延期情况时有发生,势必无法保证动画作品按时播出。

  石井提到,“有的为了赶上播出,Staff会把质量还没改善的剧本和内容打包在一起制成总集篇。这样动画作品质量就大打折扣了。“

  对于动画师来说,每一cut的原画大约只能收到数千日元,动画师为求可以多赚点钱糊口,在同一季度会多接几份工作,无法集中精力在一个作品上。于是截稿时要么作品质量不够好,要么干脆拖稿不交,导致动画的制作无法进行。

  石井透露,同样是业界新人,动画制作行业新人的待遇和一般上班族和打工者的待遇相比差距很大。

  比如在便利店打工的时薪收入将近1000日元,而在动画制作行业,中间帧动画单张为200~250日元,1天画10张才能收入2000日元左右。原画的线个cut。

  “不过就像很多漫画家和音乐家并不是单靠创作维持生计,动画制作者的工作和创作者比较接近,所以把动画工作和一般工作放在一起是没有可比性的。”

  石井新治最早参加的作品是《圣斗士星矢》,起初在赛璐璐上摹写做一些第二原画的杂活,第一个月的工资才不到1万日元,在能靠动画自力更生之前,通过打工和父母补助生活了2年。现在的他已经是一名自由动画制作者,一路走来见证着动画行业的巨大变化,他道出了自己的担忧。

  另外,现在日本有不少动画公司将部分项目分给外包公司,而有的外包公司又将自己的工作再转包给别的公司,结果反馈回来的作品质量比预想的差很多。

  石井指出,“目前1季13话的TV动画作品是主流。虽然较大的动画公司自己全包也是可以的,但多半都是将部分工作外包。当然如果承接了的外包公司能好好制作也不会有任何问题,但有的总承包商还会找别的公司进行二次转包。当这些转包公司没有很好的把握作品核心内容,或者没有相应的人才支撑,结果就会导致动画出现严重的质量问题,于是客户不买账,拒绝收货播出。“

  二次转包产生的脱节造成的质量问题,致使很多作品就此半路夭折。当然如果客户要求重修,当重做次数积累到一定量,就会吞噬掉预算和动画制作工期。

  “感觉最近的动画制作STAFF之间几乎没有交流了呢。以前只要提问,都会有前辈热心地教我工作上的事情,临近截稿的时候还没日没夜地和大家讨论动画的话题。但是现在的STAFF都不怎么提问了,如果有人问我问题,我想我会很高兴并耐心细致地回答他。还是说现在的年轻人都羞于提问呢?”

  同时,石井和进行桑都深切感受到,近年日本动画行业中从业者人数增长过快,行业风气比较浮躁,自诩为动画制作人也越来越多了。

  “在以前,能够被称为动画制作者的人是有能力靠这份工作自食其力的,但随着动画作品的增加,质量参差不齐,动画制作者的实力和名号差距也越来越大。现在能称作中坚制作者的人,能力却介于新人和中等之间;而现在的老手,实际上能力只是稍微高于中等程度,还是无法企及过去的老手。”进行桑补充道。“现在有很多所谓的作画监督和角色设计,然而能力其实并没有达到胜任这个职位的要求,这就不得不逼得他们去快速地成长。”

  “的确,这种情况可以成为一种教育方式和机遇,最近新人动画制作者入行,不到3年就成为作画监督的案例也不少。”石井说。

  日本动漫行业都有一贯的徒弟制度,比如《海贼王》作者尾田荣一郎就出师于《浪客剑心》作者和月伸宏,除此之外,和月伸宏门下还有《通灵王》作者武井宏之等。一位动画大师出来,必定会桃李满天下。然而如今更多的人会选择去动画专科学校,而学校能学到的又十分有限和单一。

  “现在的专科学校比较看重技术培养,操作各种软件设备什么的,导致有的学生毕业出来甚至都不会摹写,然而学会用铅笔摹写还需要半年时间。”进行桑说。

  石井透露,如今几乎没有一家动画制作公司会把动画制作者培训和新人教育项目列入公司的预算中。毕竟现在行业竞争激烈,动画公司要维持自身的经营不得不车轮式的无限运转,培养新人对公司来说压力也很大。

  “其实我也尝试带过徒弟。但要工作的同时还得忙着培养新人,自己的负担也很大。虽然是负责培训员工但也没从公司拿到更多的资金补助,基本上是志愿者形式进行。而且即便顺利培养出一个动画人才,还得随时面临着被其他公司挖走的风险。所以说真的很难。”

  好在现在很多日本动画大师会定期到一些大学或者专门学校举办讲座,创造了动画制作人员与大师交流的机会和平台。前不久石井明治就开设了个人的动画分镜和脚本讲座,到场者一半都是专业的动画制作者。

  “很多人告诉我他们对动画制作抱有不安,毕竟业界里教育机制不完善,大家都是凭着自己的感觉去摸索。而不同监督对作品的要求也不尽相同。但我认为本来动画制作中很多就是没有正确答案的,只有通过不断返工重做,才能不知不觉找到适合你的正确做法。”

  目前日本TV动画1线万人民币)。虽然动画作品可以通过周边、BD、DVD赚钱,然而在制作委员会的规定下,出资和收益都是细化的。每个公司都只能赚取自己出资领域的利润。

  以动画光盘领域为例,起码要销出1万张才能有利润赚取。然而随着网络配信的普及,大家都可以免费在网上看动画,动画光盘单卷已经很难卖上1万张。“卖到2000到3000张才勉强收回成本。”进行桑说。

  吉卜力 ,迪士尼 ,漫威 ,DC ,梦工厂,B站,A站,万达,奥飞,光线传媒,美盛文化,华谊兄弟,阿里巴巴,华强文化,掌阅,童石网络,舞之动画,微影时代,江通动画,水木动画,东方网络,翔通,玄机科技,咏声动漫,AT&T,大连华臣,中影,夏天岛,腾讯

  LoveLive ,大鱼海棠 ,大圣归来 ,星球大战 ,火影忍者 ,爱宠大机密 ,银魂 ,海贼王, 超能陆战队,愤怒的小鸟 ,进击的巨人 ,哆啦A梦 ,魔兽, 妖怪名单 ,复仇者联盟 ,雷锋侠 ,守望先锋 ,起风了 ,疯狂动物城 ,nba直播,汽车人总动员, 勇者大冒险 ,阿狸 ,罗小黑, 白箱 ,攻壳机动队 ,开封奇谈 ,阿凡提 ,百鸟朝凤, 阴阳师,乐高,寄生兽,小黄人,南方公园,你的名字,一拳超人,头脑特工队,魔卡少女樱,此间的少年,香肠派对,你的名字,海洋奇缘

  李安 ,宫崎骏 ,押井守,鸟山明,手冢治虫,细田守,井上雄彦,今敏,金庸

  声优 ,版权 ,玩具 ,衍生品 ,政策,定格动画,字幕组,初音,奥斯卡,轻小说

  三文娱已进驻今日头条、百度百家、一点资讯,微博,知乎,网易等,敬请关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