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动态
当前位置: 主页 > 行业动态 >

两家动画公司如何拯救了当代日本动画

发布日期:2021-02-12 06:12

 

  无论是通过自主制作、出资制作委员会掌握制作的主导权,还是在制作中积极调动公司内外各种力量,尊重制作者、发挥各自的长处,将作品主导权交还给制作者,ufotable和MAPPA都开辟了各有特色的新天地。

  2015年,著名日本动画师、《EVA》导演庵野秀明放言:“日本的动画界还有5年就要崩溃。”

  负责绘制原画的底层动画师平均每个月要工作251.3小时、每日11.3小时,平均年收入却仅有111.3万日元(约合7万人民币)。

  换算成时薪不及东京最低时薪标准的一半,远远不够支撑大多数动画工作室所处的东京的生活开支。也难怪许多原画的工作被外包给了人工费更低的中韩。

  长久以来,由各种利益方所组成的“制作委员会”充当了项目甲方,动画制作公司处于接单乙方的被动定位。

  在严峻的预算限制下,动画师往往不被动画制作公司和工作室正式雇佣,而是以一种类似个体户的“自由人”身份参与作画,也因此不受日本的“劳动基准法”保护。

  然而五年过去了,尽管新冠肺炎给日本各界带来了重创,庵野秀明的《新EVA剧场版:终》也一再延期。

  日本动画界却随着《鬼灭之刃》剧场版一举打破《千与千寻》保持近20年的票房纪录,呈现出了空前繁荣的热潮。“动画药丸”的预言可以说是破灭了。

  庵野秀明的预言为何落空?一方面,日本动画界面临的工作环境恶劣,人员不足,制作技巧难以传承等问题依然存在。

  这其中,《鬼灭之刃》的制作公司ufotable,和近来大火的另一部动画《咒术回战》的制作公司MAPPA就是推陈出新的佼佼者。

  他们通过另辟蹊径所实现的突围,不仅挽救了日本动画业,也使自身成为近年来业界最亮眼的明星公司。

  2020-2021年日本各地开展了MAPPA主题企划展。2018年和2020年10月,ufotable更是使在日本国内的主题咖啡店远征韩国和中国上海,这象征着ufotable的超高人气已经从日本国内蔓延到了海外。

  近年来在日本动画界里,以ufotable为首,京都动画、TRIGGER等动画制作公司也开始受到瞩目。

  原本隐藏在作品光辉背后的这些公司的名字也渐渐从核心动画粉丝普及到了一般观众的心中。

  ufotable和MAPPA崛起的背后就存在这种动画制作公司的存在开始得到普通受众认知的趋势。

  这并不是制作公司第一次出名。比如制作了宫崎骏导演作品的吉卜力工作室以及《机动战士高达》系列的SUNRISE就受到动画粉丝们长期的关注。

  只不过前者主要依靠的是导演的作家性,后者则是通过长期制作同一作品系列的成绩取得了观众的信赖。

  与这些老牌不同,ufotable和MAPPA等近期的人气上涨,主要依靠的是对制作团队和工作室本身的期待。

  这种粉丝的期待和信赖自然是由来于两家公司过去制作的作品所获得的高度评价。

  然而,相对于ufotable坚持公司内自主制作路线,通过限制作品数量保证质量,MAPPA则是积极采用外部的人才,长期制作大量风格各异的作品——两者制作态度和路线截然不同。

  为了回答这个问题,就需要去回顾其各自发展的背景和成为公司转折点的具体作品。

  早从2003年的电视动画系列《超人公寓》开始,ufotable就一直以管理动画系列全话工程的“承包商”身份制作动画。

  然而,直到制作了2007-2010年上映的剧场版《空之境界》系列之后,ufotable才真正开始受到关注。

  以奈须蘑菇同名小说为原作的该系列是公司与游戏公司型月(TYPE-MOON)合作的“TYPE-MOON×ufotable企划”的第一弹。

  当时型月和奈须蘑菇的名字已经因《月姬》和《Fate/stay night》等作品的人气得到了广泛认知。

  很多粉丝都开始对这家公司和作者的原点小说《空之境界》的动画化抱有了很高的期待。

  为了回应粉丝的这种期待,尽管奈须蘑菇一开始是拒绝的,ufotable还是努力说服了他加入到了剧本会议中,为动画制作积极引入了原作者的点子。

  为了使作品更加接近原作小说,ufotable又将原来预定制作3部的剧场版扩张到了8部。

  虽然因此导致每部作品只有60分钟左右的片长,作为电影来说较短,ufotable还是通过忠实还原了原作氛围的影像化得到了粉丝的肯定。

  《空之境界》一开始是从东京都内单家电影院的夜间上映,但却因为粉丝的支持,最终实现了全70场全电影院全满员的奇迹。

  ufotable的自主制作比率相当高,除去音响相关工作是外包,公司内拥有完全独立的企划、演出、作画、上色、美术、3D、摄影等负责影像制作主要工程的部门。

  值得注意的是,不仅是作画,决定作品核心的导演和系列构成、各话剧本也是由该公司直属员工担当的。

  通过这种人员配置,ufotable就能很好地稳固动画制作的基本盘,也能让员工得到锻炼和经验积累,最终转换为扎实的才能。

  相对于其他动画制作公司往往会从公司外部选用有能力的人才,ufotable在其承包制作的第三部作品《双恋Alternative》中,公司负责人近藤光就以逢濑祭的名义担当了总导演。

  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说,ufotable从创立的初期就有意识地开始推进自主制作。

  剧场版《空之境界》系列就是ufotable对于动画制作全流程经验积累的成果,也是通过这一系列该公司才确立了以自主制作为核心的制作体制。

  除了能够培养和保护公司内员工,这种自主制作的优势同时也在于,它可以实现制作成员间高效准确的交流。

  对于以不同领域的共同合作为基础的当代日本动画制作来说,制作成员间能准确共享和认识作品的方向性和价值观极为重要。

  在外包为主的传统制作体制里,反复的商讨和确认需要大量的沟通时间,自主制作就能大幅缩短这种时间。

  固定的成员经历数次共事后,也会渐渐熟悉和把握各自的优势和缺点,实现工作效率和质量的提升。

  例如《鬼灭之刃》中,备受好评的主人公灶门炭治郎好似浮世绘的“水之呼吸”表现,就是在制作前3D和摄影的负责人反复探讨的成果。

  这种对于作品内具体形象表现能够进行低成本磨合和反复试错的地方,正是高度的自主制作所能带来的独特优势。

  当然,由于公司全体出动对同一个作品花时间进行打磨,能够制作的作品数量自然也有限。

  从官网2005-2020年的作品表来看,ufotable的制作量也就是平均一年一部动画电影和一部电视动画系列。

  这种花时间加深互相理解,从而提升作品制作质量带来的好处并不止步于ufotable公司内部。

  在剧场版《空之境界》的成功后,ufotable获得了很多从事《Fate》系列等关联作品制作的机会,也是他们与包括原作者在内的其他制作方互相理解和信赖的成果。

  例如,《鬼灭之刃》之所以会由ufotable制作,也是得益于Aniplex曾经负责过“TYPE-MOON×ufotable”的制作人,出于长期合作中培养的信赖而作出的牵线

  传统动画制作公司在制作动画,特别是将漫画或游戏等有原作的作品动画化的时候,大多受制作委员会委托接单制作。

  此时,作品的内容和制作方向性的决定权主要在制作委员会一方。这也是动画制作委员会这一体制所带来的难以使作品反哺制作方的结构性问题。

  对于这种情况,ufotable就通过出资参加制作委员会,确保和提升了自身制作的自由度。

  ufotable就通过这种出资和高质量制作,在确保主导性的同时也实现了商业上的良性循环。

  如果像传统动画制作公司受委托“接单制作”的话,ufotable就只能从制作委员会处获得制作费。

  然而,这种制作公司自己出资参与制作委员会的方式可以说是很好地将对于质量的追求和公司利益直接连接在了一起。

  也因此,ufotable制作的许多作品的credit里并不是以制作委员会的名义,而是分别标示出了参与制作的各家公司。

  日本动画界的问题在于,受制作委员会委托处于被动地位的制作公司,为了实现经营上的收支平衡,往往处于回报率和质量的矛盾之中。

  也因此动画制作者们才会游走于不同的制作现场,难以获得稳定的正式员工待遇。

  不稳定的制作模式和合作关系也带来了时间成本高、关系难以维持、技术难以传承的问题。

  可以说,与出资制作委员会这种经营策略表里如一的ufotable独特的自主制作模式,恰恰给当下制作方的这种被动处境,提供了一个值得借鉴的解决方案。

  这部人气漫画的动画化引发了巨大的话题,而同样给粉丝们带来狂喜的,是同时公布的制作方是株式会社MAPPA。

  作为负责被誉为“下一部《鬼灭之刃》”的《咒术回战》的动画公司,MAPPA可以说是点燃了《咒术回战》人气的功臣。

  于是,推特等SNS上粉丝们都因制作公司是“安心与信赖的MAPPA”而开始对《电锯人》的动画化抱有了期待。

  与ufotable同样在近年来声名鹊起的MAPPA成立于2011年。创始人丸山正雄也是制作了《魔卡少女樱》、《一拳超人》第一季等作品的知名动画制作公司MADHOUSE的创始人之一。

  MAPPA制作的作品种类极为丰富。从描绘了少年们用炸弹在东京实施袭击的《东京残响》、浪子回头的花样滑冰选手成长历程的《冰上的尤里》、变成僵尸的少女们为成为佐贺当地偶像而奋斗的《佐贺偶像是传奇》等题材软硬相交的原创作品,到《潮与虎》、《BANANA FISH》、《多罗罗》、《异兽魔都》、《咒术回战》、《进击的巨人The Final Season》等有着热心粉丝群的漫画原作的动画化,可以说形式和题材涉猎很广。

  设立仅10年就能创作出如此类型丰富的作品,恰恰证明了MAPPA是一个能够保质保量的具高生产力的公司。

  从2012年的电视动画《坂道上的阿波罗》起,MAPPA平均每年都能制作3-5部电视动画,每数年还能制作一部动画电影作品。

  在其他日本动画制作公司近年由于劳动环境和薪酬等问题,开始出现制作作品数量下降的趋势的时候,MAPPA之所以能维持如此高的制作数,当然有市场需求的因素。

  但主要还是得益于公司能灵活机动地将不同作品的不同制作工程承包给高度专业、各显其能的制作公司和个人,通过提升生产性来克服日本动画制作业所面临的各种头痛问题。

  这里就可以看出MAPPA不逃避“外包”这种手段、迎面解决动画业界整体面临问题的坚决态度。

  在积极沿袭和运用生产工序上的外包传统同时,MAPPA却不会去重蹈过去外包给动画界带来的覆辙。

  例如,在作品品质上,日本电影发行公司东宝的制作人松谷浩明就在采访中提到“MAPPA会因作品的不同风格而灵活有效地调整工作室本身的风格”,也因此他才会委托MAPPA制作《咒术回战》。

  可以说,正是MAPPA对于不同类型作品的变通和灵活才让这家年轻的动画公司迅速获得了各种机会。

  MAPPA的灵活姿态就体现出了公司代表大冢学所说的——“有意去实现有麻烦想法的人的麻烦希望”。

  作为旧虫制作工作室出身,曾与伟大漫画家和动画先驱手冢治虫直接共事的丸山制作人的这种不怕麻烦的精神也因他的经历有了独特的说服力。

  丸山的这种形象在日本动画界的存在感是如此之大,甚至在以动画制作为题材的作品《白箱》中化为一名角色——武藏野动画社长丸川正人。

  原本MAPPA就是为了制作这部动画电影而设立的公司,最初聚集的人才也大多是想要跟片浏导演和丸山制作人一起工作的人。

  从MAPPA成立到《在这个世界的角落》上映之所以花费了五年的时间,一方面是由于为这种严肃题材的作品募集制作经费很难,另一方面也因为片浏导演对影片效果的高要求。

  但也是多亏了这种高要求,作品才完美还原了战争中吴市的街道和当时的天气状况。

  最能体现MAPPA和这种高度追求质量的导演相处方式的,当属作品选用能年玲奈为主角北条铃配音时所发生的事。

  片浏导演从最开始就没有考虑选择能年玲奈以外的人为主角配音,然而由于能年在合同期内从自己所属的事务所独立,导致前事务所按照合同期设限,让她一时难以出演这部作品。

  与此同时,《在这个世界的角落》的制作也渐入佳境,再去延长制作期会导致作品陷入赤字的危险。

  然而就算这样,MAPPA还是尊重片浏导演想要选用能年玲奈的意愿,选择将制作期延长到她与前事务所合同期满、变得能够出演以后。

  当然,这种操作可以说是违背商业原理的极端例子。但这种选择也成了展现“有意去实现有麻烦想法的人的麻烦希望”的 MAPPA精神的绝佳例子。

  这种尊重创作者意愿的制作姿态也为MAPPA在大量的合作和外包中赢得了众多制作者的信赖。

  也正是出于这种信赖,在《电锯人》宣布动画化的通告中原作者藤本树才作出了如下评论:

  “《异兽魔都》和《咒术回战》的动画制作公司竟然会来动画化对这两部作品照葫芦画瓢的《电锯人》么!?那我还能奢望什么呢?请一定拜托了!!”

  在容易出现大量外包工作的动画业界,个人的工作往往容易脱离作品的制作氛围,化作一种流水线式的作业。

  对此,MAPPA在处理外包的时候,并不是机械地将工作发派给公司外部,而是重视这种外包工作中制作者的角色。

  最大程度地将每一个制作者的个性和特长发挥到作品当中,给制作者以足够的参与感和自由度,在将作品的主导权交还给了制作者的同时,也实现了制作资源的最大化。

  这两家动画公司对于持续产出高质量作品都有着一样的信念。也因此,他们才赢得了粉丝的期待和信赖。

  无论是通过自主制作、出资制作委员会掌握制作的主导权,还是在制作中积极调动公司内外各种力量,尊重制作者、发挥各自的长处,将作品主导权交还给制作者,ufotable和MAPPA都通过对日益险峻的日本动画界的积极探索,开辟了各有特色的新天地。

  虽然日本动画界的问题还远远没有得到解决,但这些新兴动画公司突出重围的努力,也给“药丸”的动画业界注入了一剂强心剂。

  相信随着这些公司的不断推陈出新,粉丝们也会更加了解他们喜欢的作品背后真实存在的制作现场的文化,从一个全新的角度享受和消费动画这样一种艺术产品。